藍象資本周爽:線下教育機構科技轉型最忌“盲目躍進”

“在下沉市場,優質教育資源非常缺乏,很多企業家年營收過億,卻非常焦慮。”藍象資本執行合伙人周爽告訴獵云網。

從2019年至今,藍象資本已在全國走訪了10個非一線城市,并和當地150至200家教育培訓機構進行了深入交流。

周爽觀察到,在非一線城市,尤其是三四線等下沉市場,每個省都有幾家“龍頭”教培機構。他們在當地已是一二十年的老牌企業,營收普遍在千萬到幾億元之間,但業務非常傳統,而且由于資源和渠道都在當地,很難跨省擴張。

在資本紛紛看好教育領域時,線下教育機構能否抓住機會,通過新鮮血液的輸入,打破自身桎梏?資本和科技的碰撞,又能否讓教育行業迎來新的拐點?在2019FUS獵云網2019年度教育產業峰會上,獵云網就這些問題專訪了藍象資本執行合伙人周爽。

營收過億,線下“龍頭”教育機構依然焦慮

周爽認為,隨著線上教育的沖擊,這些傳統教培機構越來越擔心流量和市場被線上機構搶走,擔心被科技巨頭取代或吞并。

根據新東方財報,在線下業務方面,2019財年新東方新增了152個教學中心,其中包括現有城市的141個新學習中心,6個新城市的9個線下培訓教學中心和2個低線城市的2個雙師型教學中心。這樣的線下擴張節奏,嚴重威脅著線下教培機構的生源擴張節奏。

“現實情況尷尬的是,從資本運作方面來說,號稱數量超過60萬家的傳統中小教培機構,其中絕大多數并不具備被上市公司收購的體量,非一線市場的地方教育巨頭往往也不具備通過資本運作進行業務擴張的操作能力,造成中小培訓機構創始人的退休和投資退出會持續成為問題。”在《中國非一線教育市場的思考》一文中,周爽提到。

周爽認為,行業中會持續出現為中國大量的中小培訓機構提供賦能服務的平臺型公司,品牌加盟、內容輸出、技術平臺都有很大的市場空間。

“從這個層面看,藍象資本有點像是一家教育公司,而不只是投資教育的資本。”周爽半開玩笑地說。藍象資本成立至今已經培訓了上千名教育創業者,加之周爽最開始是在斯坦福大學做科技創業方法論研究, 還在混沌大學教授“教育企業班”;創始合伙人寧柏宇也在創業黑馬教授教育班,因此在行業中,藍象資本暫且扮演著教育創業者和企業家的“老師”的角色,希望能從創業方法論、企業戰略方面為教育創業者們助力。

藍象資本成立于2015年,是中國第一個專注于教育產業的人民幣基金。截止到2018年底藍象資本已投資76個教育科技早期創業項目。

周爽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是,2019年暑期招生季,線上教育巨頭們打得不可開交,但很多地方的線下機構繳費情況卻是上升的。她分析,一方面是人們在線上獲得認知,由于線上價格并不足夠便宜,或體驗不好,人們反而會選擇去線下教育機構去消費。

另一方面,隨著國內人均GDP水平的上升,人們對教育培訓的需求持續上升,互聯網公司拿走屬于它的流量后,線下市場的整體狀況也呈上升趨勢。

周爽告訴獵云網,即便中國的線下機構業績上亮眼,但大家對未來是焦慮的,不知道該如何在合適的時機轉型,趕上科技大潮,不被同行干掉。

周爽提醒,傳統線下機構在轉型的過程普遍中會犯下這樣的錯誤——過于急躁和高風險。

“我見過一個非常優秀并健康發展了20年的教育企業,一年的利潤在500萬元左右。因為急于做出創新業務,又沒有做充足的市場考察,投入3000萬元做了個APP,而這個APP實際可能30萬都不值。”周爽說。

周爽解釋,線下培訓機構是重資產模式,自身有穩定的現金流,但利潤很薄,不一定盈利。傳統實體企業如果沒有很強的戰略眼光,或者缺乏風險管理意識,一旦貿然大跨步投入,就容易把自己的主業“拖死”。周爽認為,創新天然是高風險的,需要風險投資推動。

在周爽看來,對于下沉市場的教培機構來說,素質教育是個很好的賽道。

“素質教育這個詞用的有點濫,具體來說我想說的是音體美勞,因為線下機構在這些需求持續上升、重服務的品類里有天然優勢,如果企業能夠在這個領域精耕細作,也有很多機會。”周爽說。

AI+教育,是科技改變教育的偽命題嗎?

“中國的教育和科技的結合應該是快到一個拐點了。”周爽告訴獵云網,拐點意味著,科技能夠關鍵性地改變教育形態。

在周爽看來,目前中國比較成功的在線教育,其實并沒有徹底改變教育形態。

“培訓班還是培訓班,老師還是老師。”周爽認為,教育是勞動密集型產業,搬到線上之后,仍然是勞動密集型,可能稍微減弱一點,但本質沒有發生變化,只能算改良性創新。

周爽認為,教育脫離不了“育”的成分,即使“教”可以通過做課件,在線上發展,但“育”是人與人的交互溝通,難以被線上替代。

藍象資本團隊在線下考察的過程中發現,市場開始處于“回調”的過程,即線上線下開始融合。

周爽解釋,隨著線上教育流量越來越貴,甚至開始超過線下房租費用,在線教育開始布局“地面流量”,例如開辦或投資線下教育機構;至于線下教育機構,因為擔心被巨頭“干掉”,逐漸做一些線上引流嘗試,和社區裂變創新。

周爽認為,中國科技與教育結合的下一步關鍵性突破,在于教育信息化2.0。“簡單來說就是To B的崛起,通過大數據發展AI+教育,讓更個性化和低價的產品,直接觸達一線及下沉市場,打通中國的教育公平,解決下沉市場問題。”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AI+教育需要大量的數據支持,現在還處在早期。”周爽認為,只有先完成教育信息化1.0,即讓更多教育硬件設備走向校園,成為教育基礎設施;然后跑通教育信息化2.0,通過公立教育系統和市場力量相結合,開發出適合大規模推廣的線上教育操作系統,內容和工具,培育大數據土壤。有了海量的高質量數據,用數據科學和AI改變教育才是真正可能的。

“我是一名絕對的科技主義者,相信科技可能是唯一能夠改變社會、改變生活途徑,只要有足夠的時間,科技能夠提高教育行業的效率。”周爽說。

周爽認為,教育投資要耐心,做好長線操作準備。國外成熟市場的基金通常是“10+2”的投資期限,國內很多基金普遍是“5+2”甚至“3+2”,藍象資本則是“5+2+2”的投資周期,即5年投資和孵育期、2年退出期、2年延長期。藍象資本信念是,用資本和科技助力教育,為行業培育出像大象一樣體量巨大,健康、善良、長壽的教育企業。

記者:張鵬會

涉及概念:  
相關股票:  
文章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嗨牛財經 版權所有 © 2014-2019 粵公網安備44010402001139   粵ICP備14041788號-1
用戶登錄 關閉
還沒有嗨牛賬號?立即注冊
嗨牛財經公眾平臺 關閉
可在嗨牛財經微信端獲得更多精彩內容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结果